亚投行败部复活由冷转热,台湾角色最尴尬

2020-06-16

亚投行败部复活由冷转热,台湾角色最尴尬

欧美长期把持国际性和区域性银行的局面即将被打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经过中国一番鸭子划水,在原不被外界看好的情况下峰迴路转,包括英、法、德、义等欧洲强权,日前纷纷表态申请成为创始成员国,不仅使得主导筹建的中国,因此国际声望大大提升,区域强权地位更加巩固,也让原本掌控国际财经机构的 G8 成员出现分裂,迫使原先杯葛亚投行的美、日、澳,如今态度也出现鬆动。

2013 年 10 月 2 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印尼时,首度提出筹建亚投行,宗旨是「支持亚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地区互联互通,推动区域经济发展」。2014 年 10 月 24 日,包括中国、新加坡及印度在内的 21 个国家正式签署《亚投行备忘录》,决定成立亚投行,总部设在北京,法定资本为 1,000 亿美元,中国将出资一半。如今亚投行正积极招募创始成员国,截止日期是今年 3 月 31 日。

中国的两大战略收穫

才不到两年时间,亚投行从一个空洞的构想变成如今被欧洲列强追捧的机构,现在看来,中国创办亚投行可谓「一石多鸟」,除了上述冠冕堂皇的政治宣传口号外,更有两大深层次的战略收穫。

首先,颠覆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游戏规则。毫无疑问的,不论国际货币基金(IMF)、世界银行或是区域性的亚洲开发银行,美国不仅是最大金主,且拥有绝对的发言权。而近 10 年来,伴随着经济的崛起,中国企盼在国际舞台上也能扮演要角,因此参与这些国际组织的意愿日益积极,希望能透过这些平台,发挥一定的影响力。

然而,对中国崛起保持高度戒心的美国,处处牵制中国的意图明显,不仅中国争取多年的 IMF 特别提款权(SDR)进度停滞,亚银更在美日的联手下,自创立以来已连续 9 任行长均由日本人担任,主导着亚银的游戏规则。世界银行则一直在美国的掌控之中,虽然世银曾在 2008 年至 2012 年之间聘请中国经济学家林毅夫担任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但中国终究无用武之地,难进其权力核心。

在这样的处境下,中国乾脆另起炉灶,自己带头办个区域性银行,与世银、亚银一较高下。拜中国近年在东协、南亚、中亚、中东地区的外交工作颇有斩获之赐,去年决定设立亚投行时,立刻受到其他 20 国的呼应,让中国吃了定心丸,也才有后续的欧洲各国申请加入的骨牌效应。

亚投行的成立不仅使亚太权力板块再次向中国挪移,削弱美日在西太平洋的影响力,更重要的是,左右国际财金大权的 G8 成员,因此分裂成亲中和亲美两派,未来与其相关的国际组织,恐怕会因而进行重组或权力出现消长,中国将是最大获益者。

其次,是为中国的「一带一路」长期战略提供强力后援。中国往东发展一直遭遇美国刻意设下的两条西太平洋岛链的封锁,短时间很难改变现状,中国不管是经贸领域或是政治意义上的对外扩张,唯有往西和往南,中国政府以史为鉴,仿效汉代的丝绸之路和明代的郑和下西洋,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方面绕过美国的岛链封锁,另一方面也为中国生产的大量货物开闢输往欧亚非大陆的新通道。

不过,不管陆上或是海上丝路,途经的许多国家仍是相对贫穷和基础建设落后的地区,要让这两条大通道运作更有效率,最好的办法就是中国主动协助这些沿线国家做好基础建设,而以目前中国基建工程的实力和其在亚投行的领导地位,未来这些沿线的重大基建项目「肥水不落外人田」,很可能出现中国当金主、中国企业得标、完工设施由中国租用的局面。事实上,这种情景目前已出现在巴基斯坦和缅甸的一些铁路和港口项目上。

一中大旗,台湾难有入场券

老谋深算的欧洲列强,当然也盘算到这两条大通道的终点就是自己欧洲的家门,考量到打通之后,可与崛起中的亚洲更紧密结合,且让廉价的东亚货物更快捷且源源不绝地进入欧洲心脏地区,对它们而言,利远大于弊,况且可藉此参与欧亚大陆的基建大饼,商机无限。在庞大利益驱使下,也顾不上老大哥美国的反对了。

就在亚投行的支持和反对阵营激烈角力之际,长期被夹在美中博弈之间的台湾,角色特别尴尬。财政部长张盛和日前表态,台湾若受邀,愿意加入亚投行。这可视为台湾已选边站,决定站在支持亚投行的一方。

然而,加入亚投行可能是台湾一厢情愿的说法,因为从中国筹建以来,可以清楚看出亚投行性质是「区域性政府间国际组织」,是以国家名义加入,而目前参与者也都以「成员国」称呼,也未见到香港、澳门等地区或机构成员。中国坚持「一中」原则、视台湾为「地区」,恐怕很难发给台湾入场券。

倘若中国大发慈悲,愿意邀请台湾参与亚投行,对台湾而言,是象徵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因为在目前强权环伺的亚投行,台湾能发挥的空间一定受限。反倒是中国愿邀台湾的这个善意讯息更值得重视,因为这可能是中国让台湾「参与区域经济整合」的一个重大讯号。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