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转会「升格」东厂──公公您在说笑吧?

2020-06-18

促转会「升格」东厂──公公您在说笑吧?

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点看,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有时嘴砲唬烂、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

这两天新闻喧腾媒体疯转的话题,莫过于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的副主委录音档被爆料外流,一句让促转会升格成东厂的发言,让国人闻之色变,小地精老地精都吓到吃手手。话说工厂、车厂、机厂那幺多厂可以当不当,偏偏要跑去升格当东厂,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呢?

看过明代电影连续剧,什幺《笑傲江湖》或《锦衣卫》这一类,大概都知道东厂西厂等同于当代的特务机关,职权如祕密警察,基本上这就是一种君主集权时代的特有产物,与尚方宝剑、黄马褂,说起来都是差不多的概念。普天之下莫非皇权,因此直接受君王管辖的黑机关,就等同可以恣意妄为,少了权力的监督与制衡,得以未审先判,先斩后奏,上斩昏君或下斩谗臣了。

即便历朝历代都有类似的私刑机关或谗狎权臣,但「东厂」这机构确实是明代的重要发明。只是一开始倒没有如此走钟,在《明史.刑法志》里,对东厂有完整的介绍:

东厂之设,始于成祖。锦衣衞之狱,太祖尝用之,后已禁止,其复用亦自永乐时。厂与衞相倚,故言者并称厂衞。初,成祖起北平,刺探宫中事,多以建文帝左右为耳目,故即位后专倚宦官,立东厂于东安门北,令嬖暱者提督之,缉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与锦衣衞均权势,盖迁都后事也。

明太祖朱元璋就曾经设置锦衣卫制度,随后就废止了。而到明成祖朱棣始设立东厂。照《明史》的说法,这是成祖为了刺探明惠帝虚实,设立于其左右,用以刺探情资,尔后成为了常设机关。多由宦官主事,为其提督,所以我们现在想到厂公的形象,多半就是阴阳怪气的太监公公在那边冷笑,还要跟令狐沖他师父抢什幺《葵花宝典》,大概就是这幺一回事。

但其实厂公也是一个后来掰出来的称号,根据史传东厂主事者称之为「督主」:「凡中官掌司礼监印者,其属称之曰宗主,而督东厂者曰督主。东厂之属无专官,掌刑千户一,理刑百户一,亦谓之贴刑,皆衞官」,这封号实在是有点给他羞羞难听。且东厂原本无专任的官员,大概都是其他单位借调去的,什幺大学教授啊商事法律师等等,就有资格来入主东厂委员会(等等我是在功三小),底下就设有百户千户等锦衣卫听东厂调度。

此外,根据皇帝的性格与对东厂的倚重程度,其实在明中叶之前东厂只是个一般机关,《明史》也提到:

孝宗仁厚,厂衞无敢横,司厂者罗祥、杨鹏,奉职而已。正德元年杀东厂太监王岳,命丘聚代之,又设西厂以命谷大用,皆刘瑾党也。两厂争用事,遣逻卒刺事四方。

明武宗正德年间,东西厂开始斗争,而东西厂乱政最夸张的时代,大概就是明熹宗天启年间,大家都知道阉党的魏公公魏忠贤,就是此时期的重要人物。而这个时代另外一个大家熟悉的人,莫过于史可法的恩师,光斗在上可法在下的左忠义公左光斗。课文那段大家很熟悉,就是左光斗受了魏公公等人的重刑,「面额焦烂不可辨,左膝以下,筋骨尽脱矣」,这已经是B级虐杀片等级的刑求了,画面太残忍我抖抖的不敢看。这时左公还自己还「奋臂以指拨眦,目光如炬」,真的不知道是谁在刑求谁了。

根据《明史》左光斗的本传,原本左光斗与杨涟等东林党人想先发制人,弹劾咱们老狐狸魏公公,未料被他反将一军:

杨涟劾魏忠贤,光斗与其谋,又与(高)攀龙共发崔呈秀赃私,忠贤暨其党咸怒。及忠贤逐南星、攀龙、大中,次将及涟、光斗。光斗愤甚,草奏劾忠贤及魏广微三十二斩罪,拟十一月二日上之,先遣妻子南还。忠贤詗知,先二日假会推事与涟俱削籍。群小恨不已,复构文言狱,入光斗名,遣使往逮。父老子弟拥马首号哭,声震原野,缇骑亦为雪涕。至则下诏狱酷讯。(《明史》)

接着左光斗等东林六君子就被下狱遭酷刑,纷纷魂断狱中,直到崇祯帝即位,东林党才得以平反。且左光斗不仅枉死全家连坐而已,还差点被阉党等凌虐尸体:

光斗既死,赃犹未竟。忠贤令抚按严追,系其群从十四人。长兄光霁坐累死,母以哭子死。都御史周应秋犹以所司承追不力,疏趣之,由是诸人家族尽破。及忠贤定《三朝要典》,移宫一案以涟、光斗为罪魁,议开棺戮尸。(《明史》)

后来幸好魏公公未能得逞,不过这整件事实可见左公之忠义,及东厂行事之狠毒。虽然我对政治知识相当薄弱,但也耳闻转型正义在平反过去集权政府与白色恐怖之压迫,东厂正是压迫构陷与不正义与的典型,搞转型正义搞到自比东厂,这种要求我想十万乡民大概都没听过。但我猜或许就像之前「死得其所」所引发的失言争议,有时政治人物也并非刻意误用,或许真正是不知其典故与指涉,东抹西涂,指鹿为马,每当这种时刻我就会觉得,读古文古事与古史似乎仍有些意义与价值。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