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长征特派员/林语萱:即使是女生 起终点还是一样体育

2020-05-22

林语萱在南极长征队中是唯一的女性。   图:橘子关怀基金会提供

由橘子关怀基金会所策画的「南极长征队」已经从出发点经过第五天,在一片白雪中,团员们开始出现「雪盲」的状况,如何在雪中跟团员们行进,靠着的不但是GPS的指引,更是勇敢往梦想出发,实现的心,这点在大梦青年林语萱、吴昇儒身上最能被看到,尤其是林语萱,身为团员中唯一的女性,她不畏艰难的精神与勇气,早已超越其他人。
林语萱在南极长征队中是唯一的女性。(橘子关怀基金会提供)

【即使是女生,起终点还是一样】

大梦青年林语萱身为南极长征队中唯一一名女队员,
首先要克服的就是体能上和其他队员的差异,
加上自己又是扁平足,且这次计划是场团体战,
过程中所有人都会一起前进,
所以她知道若要完成长征路程,
就必须比其他队员都更努力。

「我最担心的其实是拖累大家,
所以我也不会特别去想自己是女生这件事」,
最后一次团体测验时,儘管已经跑出个人最佳的成绩,
语萱却仍为了跟不上其他队员而懊恼,
对她来说这次南极点的挑战,每个人的起终点都一样,
不会因为性别而不同。

因此入选计划至今一年多,
她每天都将彦博所开的训练菜单练好练满,
随着训练内容及时间增加,
最后半年她甚至从台大政治系休学,
全心全力準备这次计划,
努力在短时间内把自己的体能拉上来。

可能是过去各式各样不同的身分,
培养了她如此坚强及勇敢的性格,
德国国会实习生、北极雪橇犬长征、
马里亚纳秘境旅游实习生、柬埔寨牙医志工、中国偏乡教师等,
年仅20岁却已到过20多个国家,有过许多「冒险」,
而前进南极点如此极限的计划,
将成为她的故事中最特别的一个。

就如同过去的每个故事,
语萱这次也带着家人满满的祝福前进,
她和妈妈情同姊妹,和爸爸是冒险的伙伴及拍档。
这次决定挑战极限前进南极点,
爸妈除了鼓励,也多了份担心,
妈妈还在她签生死状时哭了出来,
家人的挂心让语萱多了些不安和紧张,
但她相信把生理準备好,心理就会稳定,
也告诉自己一定要平安回来,
为爱自己的人负责。

加倍辛苦的训练过程很难,
让语萱好几度萌生放弃念头,
但她很清楚,也很坚持,
自己的目标就是徒步滑雪抵达南极点。
林语萱在南极长征队中是唯一的女性。
#前进南极点
#为梦想冒险
#语萱加油
吴昇儒在南极长征队中是年纪最轻的团员。(橘子关怀基金会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