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计算一本书中翻译所占的价值

2020-07-02

如何计算一本书中翻译所占的价值

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

脸书上看到某位精通拉丁文的译者发出盛怒的一帖。他跟出版社谈了某本拉丁文经典的翻译计画,大家都很有共识,不料出版社开出来的稿酬,让他觉得太不受尊重了。他认为那个伟大的着作加上他的翻译,至少要每个字一点二元才合理,出版社竟敢藐视他的智慧开出腰斩的价格,不如你们自己去学拉丁文吧。

我没办法评论是非对错,但这里有个有趣的议题值得一提。那就是一本翻译书里,翻译所占的价值究竟几何?

这个题目为什幺值得谈,因为牵涉很多奇怪现象,例如为什幺翻译绝大部分出版社都用稿费买断支付,而不採用版税?而且译者也大部分同意这样的合作条件。译书的稿费差不多都有行情,高低之间,平均每个字的稿费差距差不多就是几毛钱而已,但译一本书的困难程度,有时候可是天壤之别。为什幺别种行业工作者顶尖到普通的收入可以天差地别,而译书就不行呢?

如果我们不对事情有完整的理解,就很难解释这些现象。以下试着说明看看。

为什幺作者大部分都是版税制,而译者大部分都是稿费制,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风险计算。

稿费制是不论最后销售多少,译者交稿就要获得当初议定的稿酬,就算你译的书后面卖翻天变成畅销书,那些业绩都跟你无关了——听起来条件很差?其实不是,因为书卖得好固然无关,卖得坏也无关。稿酬是一毛都不会少的。

版税制则不然,版税制的核心是版税率(乘以定价再乘以销售量),卖得多版税就多,卖得少版税就少。作者等于以长期的销售总量(的可能性),来换取签约当时相当低的预付版税。例如有一本十万字的书,可做成一本三百块定价的书,作者预收版税通常可得:

300元 × 10% × 3000册 = 90,000 元(以上数字都是举例而言,不同情况略有差异)

如果此书卖不到三千册,作者的实收入就是九万,不会再多。写一本书少则数月,多则经年,九万元如果视为月薪,你每两个月至少要出一本书,才勉强是个收入, 这对大部分人而言当然是不可能的。这幺低的数字,给作者的交换是长期来说,万一你的书卖到一万册的话,你可以得到三十万的收入。而用稿费制的话,以一般稿费水準,你能拿到十五万稿费就不错了。

所以从保证收入看,稿费制有利,但从长远可能性看,版税制保留了实现最大收益的机会,而代价则是初期收入偏低。

我们接着要问的就是,为什幺作者全都变成愿意赌一把,而译者全都想着先落袋为安呢?

这就来到一本书的「选题」对书的销售的意义了。大部分时候你的题目决定了书的销售规模,如果是翻译书,决定要出版那本书的人承担了这本书一定要赚钱的责任(老闆的要求)。如果果然畅销了,这就成为公司聘僱你的效益。如果卖不动,这也是公司要付出的风险代价。

对作者而言,写作题目是自己(或至少跟编辑共同)决定的,作者理应得到万一大卖的报酬,而代价就是用版税制承担风险。

对译者而言,选书通常跟译者无关,待译的书通常都是出版社谈定授权、签好合约,然后才找译者翻译。译者并非当初拍板定案的人,因此于情于理没有承担风险的必要。而站在译者的角度,我只是接案的工作者,我收应得的报酬就好,不必为未来大卖的可能性放弃眼前保证会有的收入。

以上例来看,十万字的书如果以每千字六五〇元译稿费计算,译者所得是六万五千元。相当于定价的七点二%。而翻译书支付给原作者的版税率通常是六%起算。所以以首刷而言,译者的收入通常会超过国外的原作者。

而做翻译书的出版社,大部分时候为首刷支付的成本,都超过作者书四成以上(14% VS. 10%)。出版社只有在这本书会再刷、三刷的情况下,做翻译书才会比做作者书划算。

由于做翻译书前期投资超过作者书,所以出版社事实上能够支付高价翻译费的空间极其有限,这也是为什幺国外的权利所有人愿意用区区六%起跳的版税率,就卖出翻译授权的原因。因为不压到这幺低,做翻译书的出版社根本无利可图,没钱赚自然就没人会买翻译授权了。

翻译书的成本结构是全世界版权交易各方磨合了几十年才稳定的架构,只有极少的机会你才能挑战成功。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am

(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
(欢迎在脸书追蹤我)

上一篇:
下一篇:
扩展阅读